瑞士旅游历史文化

目的地 >> 瑞士 >> 瑞士旅游 >> 瑞士历史文化

瑞士历史文化

史前时期

瑞士最古老的人类遗迹大约有15万年的历史。本世纪发现了最古老的打火石工具,大约制于10万年前。

盖赫林根(Gächlingen)地区,大约可追溯到公元前5300年。

瑞士最古老的金属铜器制于公元前3800年;1500年后,瑞士了出现青铜器;铁器时代大约开始于公元前800年。



概括介绍

罗马人统治结束后,欧洲开始了众所周知的“黑暗时期”,即中世纪早期,从公元400年直到1000年。

现代瑞士版图与西欧各国的演变过程大体相似。

最初几个世纪是移民时期,方向大体上从东向西。由于新的亚洲部落迁入,当地居民不得不离开原住地。

不同的部落在瑞士定居, 不仅为瑞士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,也带来新的语言。

基督教由罗马人传到瑞士;由于传教士的功劳,得以扎根传广。由主教和传教士组成的教会占有土地,因此也控制着依靠土地生活的农民。

与此同时,贵族家庭不断扩张势力;通过征服、继承和联婚的方式占有更多的土地。

法兰克国王查理曼大帝(Charlemagne)曾短时间统治了西欧的大部分国家;公元800年,查里曼大帝成为“西欧帝王”。

即使在查里曼大帝的统治下,当时也还不存在统一的国家概念。社会各阶层的强弱势关系均建立在个人忠诚的基础上:帝王通过贵族家庭的网络进行统治。

在这一时期,国王、伯爵和教会之间的势力平衡一直持续变化着,各方都运用手段,在保持已有特权的基础上,夺取更多权力。

公元962年,日尔曼王奥托一世(Otto I)权使大主教加冕他为罗马帝王,新一层势力由此诞生。


概括介绍

瑞士联邦的雏形形成于1291年。当时,“老三州 ”(施维茨、乌里、下瓦尔登)发誓共同抵抗外敌入侵,保卫自主权利。

十四、十五世纪时,“老三州”联盟联合其它地区,扩张成为一松散的联邦。瑞士联邦的势力日益强大,到十五世纪末期,已可对欧洲势力平衡造成严重影响;瑞士军队的技术和勇气在战争中令人生畏。

联邦通过以下若干途径扩张势力:有些新成员平等地加入联盟;有些则是被收买或征服的。

联邦成员的权利取决于其所在地区和社会地位。

联邦成员各自管理事务,也经常就共同利益举行会议,进行商讨。在这一时期,苏黎世、伯尔尼和卢塞恩轮流主持会议。各联邦成员从领导人中选派一两名代表。

十七世纪,瑞士经历了现代社会发展的三大里程碑。三十年战争(1618-48)对瑞士影响最为关键。这场战争给大部分欧洲国家带来负面影响,特别是德国,但瑞士联盟却获得了保持中立的胜利。

首先,战争使联盟成员明白:尽管它们各具特点,但为了共同的利益必须团结,这是可避免卷入欧洲冲突的唯一途径。

其次在战争中,为防止军队入侵边境,联盟逐渐形成了重要的军队中立政策。

最后,«威斯特伐利亚和平合约»(Treaty of Westphalia)的签订结束了战争,确认了瑞士脱离罗马帝国的独立地位。

尽管如此,瑞士并不是一个和平的避风港。十七世纪下半叶,由于社会和宗教局势紧张,瑞士曾爆发了多次内部武装冲突。

十八世纪较和平繁荣,直到最后十年,法国革命军进入瑞士,废除了旧政治制度。

农业科学在十八世纪取得了很大进展。新兴工业兴包括钟表制造和纺织业。

学者及爱国者社团遍布全国。瑞士的知识分子与国外同仁讨论互换科学及哲学观点。同时,他们提倡整体的“瑞士意识”,超越狭隘的州界限制。

新兴工业和科技精英对统治阶级不满,提出批评。

法国革命及革命军与欧洲君主国的战争之后,十八世纪末期,整个欧洲陷入混乱之中。

1798年,法国革命军入侵瑞士,夺取了当地统治阶级的权力。暂时地破坏了州制度,建立了中央集权的海尔维第共和国。

瑞士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,被迫放弃了中立,并要为法国提供部军队

现代瑞士在十九世纪基本形成。最重大的事件当然是1848宪法的采用。该宪法使瑞士政府更中央化,并形成了统一的经济区,解决了州间竞争阻碍发展的问题。

新政府废除了很多内部收费,统一了重量单位、度量衡和货币,并且改革了邮政制度。

这些改革促进了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,成为瑞士繁荣发展的基石,例如化工业、工程、食品业和银行业。

但是,很多人的生活条件仍非常困难。整个十九世纪,贫穷、饥饿和失业导致了大批海外移民,很多瑞士人移民到美州地区。